热搜: 疫情 肺炎 复工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法治 >

徐光耀:“慈父”年近百岁,“嘎子”永远少年

2020-03-06 13:53 [法治] 来源于:互联网

徐光耀:“慈父”年近百岁,“嘎子”永远少年

徐光耀近照 刘晓蓉摄/光明图片

  【走近文艺家】 

  95岁的他被称为“小兵张嘎之父”,他创作的长篇小说《平原烈火》、中篇小说《小兵张嘎》等持续焕发出强大的生命力,影响了一代又一代读者,他在2000年出版的散文集《昨夜西风凋碧树》荣获第二届鲁迅文学奖。

  “小兵张嘎”就像童年玩伴一样,早已成为中国数代人的记忆。从小说中的主人公到影视作品中的荧屏形象,“嘎子”都已成为经典,深深地扎在了读者和观众的心中。相比于这位机智少年的传奇色彩,被称为“小兵张嘎之父”的我国著名作家徐光耀则在低调中散发着光辉。

  出生于1925年的徐光耀再过几个月就满95岁了,没有工作,没有任务,他得以悠闲地安享晚年。徐光耀不喜欢交际和参加各种活动,读书,读报,看新闻,练书法,写日记,打盹就是他的日常,新冠肺炎疫情暴发,他就更“宅”了。

  “疫情是大考,中央出神机。胜利能彻底,世界称神奇。”

  这是徐光耀近日新写的小诗。简单的几句话凝结着他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关注与战“疫”的必胜决心。徐光耀说,疫情对他最直接的影响就是不能出门了,但他通过报纸和电视新闻持续关注着战“疫”的进展情况。

  “那些战斗在一线的医护人员、公安干警和相关工作人员,同心同德,不怕牺牲,为战胜疫情竭尽所能,这是一次民族精神的彰显。每天通过新闻看到越来越多的英雄冲锋在前,我既感动又很受鼓舞,我很想找到他们当面向他们表达敬意和感谢。”徐光耀说,“曾经那么多反抗侵略、反抗压迫的战争我们都打赢了,那么多困难我们都克服了,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役也必将迎来全面的胜利。”

  徐光耀的信心与他早年的经历不无关系。他13岁参加八路军,打过100场左右的仗,亲历了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、抗美援朝以及新中国成立后的各个历史时期,也见证了中华民族一步步从站起来、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历史性飞跃。丰富的经历既是徐光耀必胜决心的底气所在,也是其成就大量文学经典的源泉。

  徐光耀是在抗日战争中成长起来的作家。跟现在的人一样,战争年代的人也会在闲聊中偶尔提到“抗战胜利后,如果再回过头来看今天是什么感觉”“如果把今天这些经历写成书,后人会怎么看”这类问题。这些话不断地刺激着爱写日记的徐光耀,本来就有用文字记录生活和日常见闻的习惯,渐渐地,创作和发表文学作品的念头也开始生根发芽。

  抗战胜利后,徐光耀摸索着写过一些作品,但是反响不大。直到1947年,他得到机会前往华北联大文学系进行为期八个月的学习。这次学习除了文学基础知识的集中获取,更重要的是让徐光耀意识到文学作品中人物的重要性。在亲历了绥远战役、平津张战役、太原战役以及解放战争的一步步胜利之后,受到极大鼓舞的徐光耀开始回过头来思考:如何用文学方式表现抗战胜利背后的故事。1949年夏,徐光耀以亲身经历为素材,经过文学加工完成了自己的第一部长篇小说《平原烈火》。作品一经发表便引起了轰动,至今仍是中国现代军事纪实文学的必读经典。

  徐光耀一生创作了长篇小说《平原烈火》,中篇小说《小兵张嘎》《少小灾星》《四百生灵》,电影文学剧本《望日莲》《乡亲们呐……》,短篇小说集《望日莲》《徐光耀小说选》,散文集《昨夜西风凋碧树》《忘不死的河》等大量的作品,其中最为成功的,也是对他本人影响最大的当属《小兵张嘎》。

  “‘嘎子’救过我的命。”这是徐光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。1957年,因为曾在调查丁玲“丁陈反党小集团”错案中写了一封实事求是的信,徐光耀被打成了“右派”分子。被连续批斗三四个月之后,他被迫开始长时间的“闭门思过”。

  “现在想想仍然后怕。”说到当时的经历,95岁的徐光耀声音突然低下来,带着一丝“往事不堪回首”的微颤。面对突如其来的打击,他感觉自己有些恍惚,怀疑自己疯了。好在他不断地尝试着从巨大的压抑中抽离出来,开始大量地读书,但是读完大脑依然空白。后来《平原烈火》中一个未及展开的角色,即后来《小兵张嘎》中的“嘎子”把他“救”了出来,拉着他投入创作,一心扑在“嘎子”身上,他把自己受冤挨整的事情全忘了,身体也恢复得很快。

  “我自己比较呆板,不活泼。但是我更喜欢嘎(调皮机灵)一点的性格。写‘嘎子’前,我回想了之前遇到过的很多嘎人嘎事,想一条就在桌子上记一条,记了很长的单子。其实,‘嘎子’没有具体的原型,又有很多原型,他是很多人的集合体。”徐光耀介绍,“我把‘嘎子’放在战争环境中进行排列调整,嘎子的形象在我脑子里活蹦乱跳,后来就有了《小兵张嘎》这本书。”

相关内容
推荐文章